標題: 鄧鐵濤診餘醫話(三) 點舌法治昏迷
victory999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915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3875
用戶失蹤天數 47
分享  
發表於 2011-1-31 10:07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鄧鐵濤診餘醫話(三) 點舌法治昏迷

鄧鐵濤診餘醫話(三) 點舌法治昏迷

我對於出現昏迷、吞咽反射消失的危重病人,往往採用點舌之法救治。點舌之法,就是用紫雪丹、安宮牛黃丸、蘇合香丸,或含有冰片、麝香、牛黃的丸散點放舌上,從舌上吸收,對於重症昏迷、吞咽反射消失的病人,有時能起到醒腦、恢復吞咽之作用。用時將藥丸水溶後用棉簽蘸點舌上,不停地點。當丸藥厚鋪舌面,則用開水點化之,化薄後繼續點藥。

80 年代搞急症研究,我校附屬醫院曾收治1例心肌梗塞合併心律紊亂、心衰、感染的患者,病人已昏迷,吞咽反射消失,我診斷爲真心痛合併暑入心包之證,急用至寶丹1枚按上述方法點舌。約半小時,病人已有吞咽反射,爲口服中藥治療打開了大門。口服處方:高麗參燉服;清暑熱兼活血之劑。第2天病人清醒但突然腹脹甚,經用冬清油外擦及置放肛管排氣等處理無效,急用大黃30克煎水灌腸而解,證明患者既有心臟之本病又有暑熱食滯之標證,其後連用5枚至寶丹,曾用生脈散注射液 1次及西醫治心肌梗塞之常法,結果搶救成功,步行出院。

1985 9 月我附屬醫院收治一例嚴重昏迷(一氧化碳中毒)之患者,經用西醫常規方法搶救一晝夜,病情繼續惡化,高熱神昏,痰涎壅盛,四肢抽搐,戴眼反折(瞳仁瞧下瞧內,僅見瞳仁之邊沿) 面目及全身浮腫,喘促,張口,口臭難聞,二便不通,舌瘀黯、苔厚濁,脈洪大而數。急用安宮牛黃丸1枚冷開水10毫升,化開不停點舌於上。另用大黃、崩大碗各30克,蘇葉15克,煎水取汁再溶化紫金錠3片,保留灌腸12次。3天內共用安宮牛黃丸5枚,再加上前後6次灌腸之後,病者體溫降至37.5℃,痰涎明顯減少,解除心電監護。病者由深昏迷轉爲淺昏迷,改用牛黃粉1克點舌,灌腸同前。尿常規發現真菌,灌腸藥改爲:千金葦莖湯加紅花、丹參煎汁保留灌腸;用生大黃、崩大碗、車前草如法灌腸;二方上下午分用。自917日開始用上法治療至23日,患者已有吞咽反射,開始用下方鼻飼:陳皮、枳殼、菖蒲、遠志各6克,法半夏、竹茹、郁金各10克,膽星、桃仁各12克,羚羊角骨25克(先煎),每天1劑,灌腸法同前,前後共治療9天,患者體溫降至正常,並從昏迷中蘇醒過來。

198511月又用安宮牛黃丸點舌法加灌腸法搶救1例腦出血較危重之患者,度過了危關,從死亡線上搶救過來。

點舌法是以“心主神明”、“舌爲心之苗竅” 的理論作指導的,這是中醫的髒象學說,過去認爲十分不科學,有了控制論、資訊理論,中醫的理論體系,中醫的髒象學說才逐步被理解。心爲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肺爲相輔之官,治節出焉,用過去的解剖生理學是不能揭示其奧秘的,也就被認爲是不科學的,但新近的研究知道肺還有不少非呼吸功能,肺的內分泌素的確能助心調整血壓及其他作用。我早就認爲心不單單是個血泵的作用,70年代我就認爲心臟一定有內分泌素足以調節大腦的作用。雖然至今未得證實,但心臟有內分泌素已於 1984年得到證實,據報道,黎巴嫩學者娜莫爾博士(女)發現心臟分泌一種直接進入血液的激素,能減輕動脈血管壓力,並命名此激素爲 ANF。我國80年代也有人發現心臟分泌一種能影響消化功能的內分泌素。

1983324日外電報道,第1個植入人工心臟患者于323日死亡。外電引述爲克拉克植入人工心臟外科醫生德夫奡答爾僈﹛G“雖然塑膠心臟不斷泵血,但克拉克的血管變得鬆弛無力,發生膨脹,他的循環系統不能保持把帶氧的血推向全身器官所需要的壓力。他的結腸功能喪失了,接著他的腎功能喪失了,然後大腦功能喪失了。”我估計心臟被置換之後,“心激素”的分泌停止了,當肺臟代替心的部分功能維持超過了一定的限度,“心激素”在體內的儲存用盡之時,生命便終止了。我初步認爲,當人工心臟廣泛應用之後,將會發現其影響大腦及其他內臟的內分泌素,從而證實與提高“心主神明論”,而且只有到了那時人工心臟的置換才能真正成功。

我曾經將點舌法寫成文章發表在《新中醫》1986年第3期的“耕耘醫話”堙A引起了同行的共鳴,廣西靖西解放軍54261部隊醫院周永輝醫生也撰文說“點舌”搶救危症確有良效。現錄其病例以茲佐證。

農某,男,76 歲,農民。1978916日晚飯後洗腳時,突然神志昏迷、墜地,左側上下肢隨即僵硬,呼之不應,其家人邀余診治。查:舌絳、苔黃,脈弦清。血壓32/26.7kPa,診爲中風。遂以“點舌”法施治,即取麝香、冰片少許,開水溶化,不斷以棉簽蘸藥點於舌上。30分鐘後,患者左側上下肢變軟,神志略清,血壓亦降至26.7/24kPa,同時投入人參、生半夏、沙參、地龍各10克,生南星6克,生附子5克煎服調理,次日下午病人能坐起進食,神志清楚,5天後竟能外出放牛而告愈。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