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鄧鐵濤診餘醫話(二)止 血
victory999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915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3813
用戶失蹤天數 519
分享  
發表於 2011-1-28 11:50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鄧鐵濤診餘醫話(二)止 血

鄧鐵濤診餘醫話 (二)止    血

出血,特別是大出血,如不及時止血,將有生命危險。急則治其標,治標止血此時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能救人於傾刻,達留人治病的目的。個人常用之止血法,有以下幾種。

(一)吐血咯血
1)用5歲以下之健康男孩之中段尿,送服止血散13克。

2)用梅花針叩擊人迎穴,以人迎穴爲中心,叩擊周圍直徑1寸至寸半(同身寸計),從中心開始圓周擴大;左右各叩擊13分鐘,每天13次。

3)辨證用藥以治其本。

我曾用上法救活過肺病大咯血及胃病大吐血之患者均效。
70年代於農村帶教巡迴醫療期間,曾遇一老翁肺結核空洞型大咯血,到診時見其被家人攙扶撐臥床邊,不時大口地咯血,面色臘黃,無神無氣,遂急取其孫子童便1杯,沖服止血散並喚其家人急到鎮上買小縫衣針1包,製成梅花針叩擊人迎穴,雙側穴位輪流叩擊,14次。漸見血止,後煎服八珍湯加阿膠,結果將病人搶救過來。

1973年我院集中編寫教材期間,同室的老師周某,年邁 70,本有胃潰瘍,因赴宴飽餐,半夜入廁,嘔吐泄瀉,餘被吵醒,急往前看,只見他扶持廁邊,頸軟頭傾,腳前一灘咖啡樣嘔吐物,大便如柏油,便知其傷食引至胃出血。當時身邊無梅花針,急用手指代之叩擊其人迎穴,10分鐘後,人覺舒緩,並主動要求繼續叩擊。後即送回我院附院救治,會診時處擬清熱和胃降逆之品加白及,後漸得愈,整個治療過程未曾輸血。

童便一般是指10歲以下健康男童之尿,以5歲左右爲佳,去頭去尾,取其中段。童便能引火歸原,引濁氣下行,氣火得下則血歸其位。《綱目》指出:“凡人精氣清者爲血,濁者爲氣,濁之清者爲津液,清之濁者爲小便,小便與血同類也。故其味鹹而走血,治諸血病也……又吳球《諸證辨疑》雲,諸虛吐衄咯血,須用童子小便,其效甚速。蓋溲溺滋陰降火,消瘀血,止吐衄諸血,每用一盞,入薑汁或韭汁二三滴,徐徐服之,日進二三服,寒天則重湯溫服,久自有效也。”據有關臨床報道,治療肺結核病咯血,取12歲以下無病男孩或病者本人的新鮮中段尿加糖調味,趁熱服,每次150300毫升,日服2次,血止後連服23天以鞏固療效。據24例觀察,服後有22例血止,平均爲2.8天。又有治療潰瘍病胃出血,童尿每日2次,每次服100毫升,共治療83例,有效率爲97.6%,但對腫瘤出血無效。

止血散,由血餘炭、煆花蕊石、白及末、炒三七末,等份共爲極細粉末而成,此散爲自擬經驗方,方中數藥皆爲收澀止血佳品,止血而不留瘀,內外出血均可用之。其中,三七末能走能守,炒至深黃色後則守多於走,故止血宜炒用。若三七末臨時單味獨用,須注意“去火氣”,去火氣之法,可將炒過之三七末放置冰箱24小時即可用。我曾用單味三七末治療鼻衄多日反復發作不止及胃潰瘍潛出血日久不止之患者均效。此外,要注意的是,止血散數藥爲末時,一定要研成極細之粉末,一者,極細之粉末能增強止血效力;二者,可避免胃潰瘍者服後因粉末粗糙而引致胃病的發生。

人迎穴,在頸大動脈應手,俠結喉,兩旁15分處,具有通經絡,調氣血,清熱平喘降逆之作用。吐血咯血,血隨氣脫,氣隨血虛,叩擊該穴救治,因其屬足陽明胃經之要穴。能候五臟氣;足陽明胃經爲多氣多血之經,叩擊人迎旨在振奮陽明,煥發氣血,使氣機充和,血脈固守。此外,人迎又是足陽明、少陽之會,梅花針叩刺,能清泄火熱,調和氣機,通暢經絡,平降逆亂,故能治吐血咯血。因本穴不能深刺,故用梅花針叩之。

(二)血崩

1)單味血餘炭39克,13次沖服

曾治一許姓婦人,48歲,患血崩。195811月起病,每於月經來潮的頭幾天,血下如崩,即頭暈臥床,10多天後月經漸止,需燉服人參等補品,才能起床作輕微之勞動。服中西藥近5年未愈,曾用價值200多元1副的人參、鹿茸、肉桂等竣補之品製成蜜丸,服完後不但無效,且血崩更甚。

到診時正值月經過後,精神不振,體倦乏力,觀其面色萎黃少華,舌質淡嫩,苔少,切其脈細弱,一派虛象。究其致虛之由,乃因沖任不固,月經失常,失血過多,爲病之根本,血虛爲病之標。故前醫累用補氣以至大補氣血陰陽之劑未效。若塞其流,使病人賴以濡養之血液不致崩耗,則病可愈而身體日壯矣。

止血塞流,應用何藥?根據多年之經驗,血餘炭當屬首選。血余炭性平,藥力溫和,爲人發煆炭而成,有止血、散瘀之功。且發爲血之餘,又爲腎之榮,腎主藏精、生髓,故煆炭存性之血餘炭又有固陰之效,十分適用婦科失血證。本品既能止血,又不留瘀;既能活血,又可固陰,寓開源於塞流之中,治失血證之妙,非他藥可比。故余治婦科失血方中,每每伍入此藥,多能收到滿意的療效。治此患者亦不例外,單味使用,冀其藥力之至專。因考慮市上出售之血餘炭雜而不純,若能用血氣旺盛的青年人之頭髮製成,效力最好。故爲之收集廣州中醫學院某年級學生自己理髮所積存的頭髮約數斤,洗淨分3次煆成血餘炭120克,研爲極細末,囑每服1.53克,日服3次,每於月經來潮第2天開始服,連服35次,血來多則多服,血止則停服。每次月經來時依法服用(並囑其停服一切補品,補藥及其他藥物)。第1 個月患者服藥第三四天血崩漸止,第2個月即無血崩現象,且月經5天乾淨,但經量仍多於正常,之後月經逐月減少,如是者服藥半年,共用血餘炭120多克而收效,體亦日健,5年之後,年雖五十多,在幹校勞動之強度爲一般年輕婦女所不及。

2)艾灸,用切膚灸法,即將艾絨搓揉成綠豆大小,置於右側隱白、左側大敦,行直接灼灸,13壯便可。

曾治一婦,月經暴至量甚多,手頭無艾,乃借用香煙代艾直接灸之,中午施灸,下午止,喜甚說:“中醫也能救急”!

月經來潮量多於平常幾倍者,亦可艾灸。服膠艾四物湯亦效。不少婦女因月經量多或月經時間過長,引至頭暈、心慌、精神不振等多種症候,可於月經來後第2或第3日即服上方,月經止後再服一二劑停服,下次月經來潮又再照方服,如此行之三四個月便愈。筆者曾用上法治一產後大出血並休克之患者,先用艾灸隱白與大敦,然後用懸灸法灸兩側足三堣峖妢|穴,懸灸至40多分鐘,血壓回升穩定。再予養血涼血止血之湯劑以治其本而愈。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