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補 陽 還 五 湯 —— 擅治中風後遺症
victory999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915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3869
用戶失蹤天數 41
分享  
發表於 2011-2-14 07:00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補 陽 還 五 湯 —— 擅治中風後遺症




補陽還五湯

方源 清代王清任 《醫林改錯·卷下·癱痿論》。
  組成 黃芪 生,四兩[125g]; 當歸尾 二錢[3g]; 赤芍 一錢半[5g]; 地龍 一錢[3g];川芎 一錢[3g]; 紅花 一錢[3g]; 桃仁 一錢[3g]。
  用法 水煎服。
  功效 補氣活血通絡。
  主治
  中風。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語言蹇澀,口角流涎,小便頻數或遺尿不禁,舌黯淡,苔白,脈緩。
  方解
  君藥---生黃芪:重用,大補脾胃之元氣,使氣旺血行,瘀去絡通。
  臣藥---當歸尾∶長於活血,兼能養血,因而有化瘀而不傷血之妙。
  佐藥---赤芍,川芎,桃仁,紅花∶助當歸尾活血祛瘀; 地龍∶通經活絡。
  配伍特點---大量補氣藥與少量活血藥相配,氣旺則血行,活血而又不傷正,共奏補氣活血通絡之功。
  運用
  1.本方是體現王清任所創氣虛血瘀理論的代表方劑。常用於中風後的治療。以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苔白脈緩或脈細無力爲證治要點。
  2.常用於腦血管意外後遺症,以及其他原因引起的偏癱、截癱,或上肢或下肢痿軟屬氣虛血瘀者。
  加減
  初得半身不遂,依本方加防風3克,服四五劑後去之;如已病三兩個月,前醫遵古方用寒涼藥過多,加附子12∼15克;如用散風藥過多,加黨參10∼15克。
編輯本段
實驗研究

  (1)對血液流變學的影響
  中風患者血液處於"粘、濃、凝、聚"的傾向,運用本方後,能增加血小板內環磷酸腺甙的含量,抑制血小板聚集和釋放反應,抑制和溶解血栓,以改善微循環,促進側枝迴圈。〔《浙江中醫雜誌》1986(3)∶110〕
  (2)對心、腦血管系統的藥理作用
  1.補陽還五湯靜脈注射,有緩慢、持久的降壓作用,對麻醉家兔能顯著地增強心肌收縮幅度,反映心肌耗氧量的心肌張力時間指數顯著降低,心肌營養性血流量明顯增加。〔《中藥通報1987(2)∶51〕
  2.補陽還五湯對腦缺血再灌注損傷大鼠腦組織ET-1基因表達的影響 採用線栓法制成大鼠MCAO再灌注模型,並用地高辛精標記ET-1基因進行原位雜交。結果補陽還五湯治療組缺血再灌注側皮層及尾狀核ET-1基因表達顯著低於生理鹽水對照組(P<0.05),兩組大鼠缺血再灌注側皮層和尾狀核ET-1基因表達均顯著高於健側相應腦區(P<0.05,P<0.01)。腦缺血再灌注可以誘導腦組織ET-1基因的異常表達,從而進一步加重腦損傷,補陽還五湯可在一定程度上下調腦缺血誘導的ET-1基因的表達,可能是其防治缺血性腦血管病的主要作用機制之一。
  3.補陽還五湯對脊髓損傷(SCI)模型大鼠脊髓組織血小板活化因數受體(PAF—R)mRNA表達的影響 選用SPF級Wista大鼠,隨機分爲4組:正常組、模型組、補陽還五湯組、金納多組;採用Allen’s法複製中度SCI模型,造模成功後觀察1周;連續給藥2周後,取各組脊髓組織,採用即時逆轉錄聚合酶鏈反應(RT—PCR)法檢測各組脊髓組織PAF—R mRNA表達水平。結果模型組大鼠脊髓組織PAF-R mRNA表達顯著降低(P〈0.01);補陽還五湯組及金納多組均可抑制脊髓組織PAF—R mRNA表達,與模型組比較差異有顯著性意義(P〈0.01),而兩給藥組之間比較無顯著性差異(P〉0.05)。補陽還五湯對損傷脊髓的保護作用可能與其能減少PAF—R數目,抑制PAF—R活性,從而阻斷PAF發揮損傷效應有關。
  (3)對免疫功能的影響
  補陽還五湯能使免疫功能低下小鼠的免疫器官重量增加,提高單核巨噬細胞吞噬功能,從而表明本方具有增強機體免疫功能的藥理學基礎。〔《陝西中醫》1986(10):466〕
編輯本段
使用注意

  1)本方證是由於氣虛血瘀所致,以正氣虧虛爲主,原書稱爲‘因虛致瘀’,故生黃芪用量宜重(可從30~60g開始,效果不顯,再逐漸增加),祛瘀藥宜輕。
  2)使用時,以病人清醒,體溫正常,出血停止,脈緩弱者爲宜。
  3)使用本方,需久服緩治,療效方顯。愈後還應繼續服用一段時間,以鞏固療效,防止復發。
  4)高血壓患者可用,但正氣未虛者慎用,陰虛陽亢,或陰虛血熱,或風,火,痰,濕等餘邪未盡者,均忌用。
  方歌
  補陽還五赤芍芎,歸尾通經佐地龍,四兩黃芪爲主藥,血中瘀滯用桃紅。
編輯本段
補陽還五湯的臨床運用

  補陽還五湯出自清代王清任著《醫林改錯》一書。由黃芪、赤芍、川芎、當歸、地龍、桃仁、紅花七藥組成。方中重用黃芪補氣,與活血化瘀藥配伍,功在益氣活血,主治氣虛血瘀之中風。筆者根據其益氣活血通絡功效,廣泛用於臨床難治之症,常獲良效,舉隅如下。
  1 腦血管病後遺症
  石某,男,55歲。
  患者因腦血栓住院搶救治療後,右側肢體癱瘓不用。語言謇澀,胸悶不適,喉間痰聲漉漉,伴關節腫痛,舌苔薄膩邊有紫斑,脈弦滑。此乃氣虛不能運行血液,痰瘀阻於脈絡,擬補陽還五湯合開竅化痰。
  黃芪60g,當歸5g,赤芍10g,紅花5g,桃仁6g,川芎8g。
  地龍10g,牛膝10g,川菖6g,膽星10g,丹參15g。
  經上藥加減進治30劑,下肢已恢復功能,能親自步行至門診治療。上肢雖能活動,但持物仍欠自如,言語也已正常。
  按:中風後遺,有虛有實,本例患者形體較豐腴,胸悶生痰,但因病情危重搶救,元氣已損,因而辨證氣虛痰瘀阻絡成立,故在益氣活血之中配以化痰開竅通絡,改善局部迴圈,恢復血液流動及血管壁彈性,使偏廢之肢體恢復較快。本方運用時應注意黃芪之用量大而當歸輕。
  2 麻痹性震顫
  何某,男,70歲。
  患者有高血壓病史。診時四肢麻木,震顫不止,雖能站立,但不能開步,上肢抖動致不能持物。伴眩暈,神倦,氣短懶言,心煩,夜臥不安。舌紅少苔邊紫,脈弦細。證屬氣虛血瘀,風動絡阻,治當益氣活血化瘀定振,擬補陽還五湯加育陰祛風。
  黃芪50g,赤芍10g,當歸6g,紅花6g,桃仁6g,川芎6g。
  地龍10g,蜈蚣2條,棗仁10g,石斛15g,鈎藤20g,僵蠶10g。
  上藥服15劑,震顫大減,已能步履,上肢持物也漸正常。
  按:麻痹性震顫也屬中醫“中風”範圍。《證治準繩》謂:“筋脈約束不住,而莫能任持,風之象也。”本病其本氣虛血瘀,其標在肝。氣虛血阻,肝陰失養,腦海失養,顫振作矣。故用益氣活血平肝熄風而獲效。
  3 蛋白尿
  吳某,女,30歲。
  患者慢性腎炎史,水腫、蛋白尿反復難愈,而轉中醫治療。診時見下肢浮腫,眩暈,神倦,氣短乏力,口淡,身酸,小便少而濁,舌淡苔薄邊微紫,脈細數,尿常規檢查見蛋白+++,管型細胞++,證屬氣虛精衰,運化失職,治當補氣活血,益精利水,擬補陽還五湯加減。
  黃芪30g,當歸6g,白芍10g,地龍10g,紅花5g,桃仁5g。
  川芎6g,女貞15g,苡米20g,豬苓15g,茯苓10g,澤瀉10g 丹參15g。
  上藥加減進治一個月,水腫盡消,尿檢蛋白、管型已正常。終以金匱腎氣丸固本,隨訪一年未復發。
  按:慢性腎炎是欠病入絡,腎氣衰微,瘀血阻滯,導致腎小球濾過率下降,因而患者長期蛋白難以消退,以微循環障礙理論指導,運用補陽還五湯一面大量補氣,增強細胞免疫和增加抗體形成。而活血化瘀則能改變血流粘滯度,疏通腎毛細血管,抑制腎炎發展,因而蛋白尿就能控制。
  4 眩暈(頸椎病)
  沈某,男,75歲。
  患者因頸椎病退行性病變而眩暈反復難愈。就診時見眩暈如坐舟車,上肢麻痛,時有失眠,神疲,噁心,生痰,舌苔薄邊有瘀紫,氣虛血瘀而使脈絡受阻,清陽不升,擬補陽還五湯加味:
  黃芪30g,赤芍10g,當歸6g,紅花5g,桃仁5g,川芎6g。
  地龍10g,天麻5g,法夏10g,葛根10g。
  上藥加減服用20劑,眩暈未見發作。
  按:“無虛不能作眩”,頸椎退行性病變之眩暈多發於老年者,蘭時腎氣衰,脈道不暢,血液不能上奉於腦,致腦失濡養而成眩。故用補陽還五湯益諸髒之氣,活一身之血,以改善局部血液迴圈,促進神經功能恢復,而收滿意療效。
  5 聲帶結節
  林某,女,25歲。
  患者從事聲樂工作,每當歌唱頻繁時即聲音嘶啞,經多方治療未見顯效。聲音嘶啞時輕時重,咽幹口燥,伴眩暈,身酸,偶有生痰,月事不調,舌淡少苔,脈弦細。經省某醫院檢查確診爲聲帶結節,中醫診爲氣虛血瘀,脈絡不利,上結咽喉,治宜益氣活血,化瘀利咽。
  黃芪30g,當歸6g,赤芍10g,丹參15g,地龍10g,桃仁6g。
  紅花5g,麥冬10g,千張紙10g,桔梗10g,僵蠶10g,甘草5g。
  上藥治療半個月,聲音正常,並能登臺演唱,未見嘶啞出現。
  按:素體虛弱,長期高歌,暗耗氣血,血液運行不利,脈絡血瘀,治療當用益氣化瘀,通絡散結,餘悟補陽還五湯可治中風之失語,故也可用於結節性之聲嘶。果獲效。
  臨床上難治之證,總是患病時間長,纏綿難愈,勢必久而耗氣,氣虛則血瘀,因而應用補陽還五湯,藥證相符而獲效。但使用本方時應注意辨證準確,如屬病實則非本方所宜。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