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岳美中治療老年病
大醫精誠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10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5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10-7-1
用戶註冊天數 2555
用戶失蹤天數 1873
分享  
發表於 2012-5-12 08:20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岳美中治療老年病
岳美中治療老年病
岳美中長期從事老年醫學研究並卓有成就,他從中醫角度提出了一整套防治老年病的原則和方法,成為我國解放後第一位研究老年醫學的中醫學者。他認為人到60歲以後,生理機能衰減,常出現各種老化症狀,臨床上應與疾病加以區分。治療老年病,他首重脾胃,重視以後天養先天。強調注意結合老年人的特點,“藥宜平和”,“用量要小”,“多用補藥,少用瀉藥”,“多用丸散,少用湯劑”。主張採用食療、藥療、理療、氣功等綜合措施緩緩取效。在各種治法中,岳美中尤長於補法。他指出,補藥能振奮臟腑功能,改善機體羸狀,利於延壽祛病,並創立了平補、調補、清補、溫補、峻補、食補6種補益方法。

  重視老年人的生理病理特點

  前賢有云:治病不可只見病不見人,中醫強調因人制宜,臨證中時時處處都應該體現這一點。嶽美中說:“老年人通常表現為體質減弱,機體功能減退,抗病能力低下等證候特點。”人都要經歷生長壯老已的過程,隨著年齡的增長,生理功能逐漸減退,這是老年人的一般規律。所以老年病多虛證,甚至出現“正虛似邪”之病。

  岳美中告誡說,有些老年人動輒感冒,噴嚏流涕,目微昏,輕度惡寒發熱, 肢體易出汗,甚或一開門窗,或夜睡翻身,易“感冒”,經常服用感冒藥。豈知此種情況往往是“正虛似邪”,並非真正的感冒,越服祛邪方藥,衛陽越虛,禦外之力越弱,越容易招致外界冷暖之邪的侵襲。

  然而,也要知常達變。有的老年人腸胃尚結實,大黃用四五錢不瀉;有的呈“六陽脈”,平素脈即粗大,臨終前還是“六陽脈”,這是素體使然。岳美中說,60歲以後,脈有變化,以粗大為多,血壓也常有變化,主氣虛;但也有一類人,60歲後脈較小,大便二日一次,俗謂“後門緊”,主多壽。這些在臨床中均當細細體察。

  治療多用補法

  老年病多從“補”字下手治療。氣虛補氣,血虛補血,陰虛滋陰,陽虛溫陽,此乃一般法則。而只知常例是遠遠不夠的。岳美中認為,補法要真正運用好也非易事。若運用不得當,反將阻礙“經絡氣機”,辨不准“陰陽虛實”,還有可能出現相反的後果。岳美中在臨床治療時將補法分為平補、調補、清補、溫補、峻補和食補六種。

  平補法  即用平和的方藥,不寒不熱,不攻不瀉,不濕不燥。有醫者認為此類藥乃普通藥而不予以重視, 實際這正是嶽美中因人制宜的體現,旨在平淡中求奇效。

  調補法  是針對老年人吸收、運化功能衰減者而設。以“補”為主,輔以“調”法, 但忌“蠻補”。調補一般是為不受峻補之人而設。如岳美中曾治一70歲高齡男性患者,病人素常多病,曾患肝炎。來診時稱腹脹、納呆,長期以來每餐不及一兩,午後心下痞硬,噯氣不止,大便稀薄,診斷為淺表性胃炎。因服西藥多不耐受或有不良反應,改服中藥半年餘,藥後腹脹稍舒,不多時則脹滿又起,逐日加重,有礙工作。診之脈濡無力,右關沉取欲無,左關稍弦,舌苔白而潤,辨證屬肝脾不和,脾胃升降失調,脾虛尤為主要矛盾。患者過去用開破藥較多,未著重補脾胃以扶基本,愈開破運化功能愈弱,故應取“塞因塞用”法,以健脾和胃。因患者進食一兩亦作脹,故藥量亦不宜大,以資生湯方(生山藥、玄參、白術、生雞內金、牛蒡子)研粗末,每用三錢,水煎2次,合成一茶盅(約200毫升),作一日量,午飯與晚飯後半小時溫服半盅。1周後復診,噯氣減,矢氣多,脹滿輕,脹的時間亦縮短,脈沉取較有力,舌苔少,納食由每餐一兩增至二兩,續服原方半月,脾虛症狀基本痊癒,後仍服此方一段時間以鞏固療效。

  清補法  是補而兼清,多針對肺胃心肝脾腎之陰虛。此法應辨補與清的關係。岳美中告誡我們, 清補法要清而不涼,涼藥易傷脾腎之陽,還要注意滋而不膩,否則脾胃吸收不良。岳美中舉例說,養脾陰以慎柔養真湯為好,該方出自《慎柔五書》,方中選用黨參、黃芪、白術、茯苓、白芍、蓮肉、山藥、五味子、麥冬等清補之品,以取清補脾陰、甘淡滋脾之效。為避其溫燥之弊,故要求棄頭煎,服二、三煎。中醫治病絕非只知選方用藥,煎服法中亦具醫理。醫聖早有範式,看來不可不細察。由此可見,對老年人陰虛有熱者,輕清養陰的分寸把握必須達到入微的程度,方有卓效,稍有失度,反增不適,非立法不當,乃方法尺度不巧也。

  溫補法  是針對陽虛者運用溫而兼補法。首先要明確是何臟何腑之陽虛。根據臟腑生理特點選方用藥。岳美中說, 腎陽虛和胃陽虛均當溫補,但二者生理特點不同,腎主封蜇,不納則浮,若過升則腎氣浮於上,可導致先天真氣消亡。腎陽虛甚者當以剛劑回陽,四逆湯、通脈四逆湯、白通加人尿豬膽汁湯等方均可用,對腎陽不足腎陰亦虧者,當以柔劑溫養腎陽,如《馮氏錦囊方》全真一氣湯、金匱腎氣丸。胃陽喜升,虛則反陷,補中益氣湯是首選方,理中湯、黃芪建中湯、歸芪建中湯等亦為溫補胃陽者而設。溫補肺陽,可選用保元湯;溫補心陽可用人參養榮湯;溫補脾陽可選用六君子湯;溫補肝陽可用當歸四逆湯;溫補督脈可用龜鹿二仙湯等。

  峻補法  適用於垂危極虛之人,非大劑湯液不能挽回者。如陽脫垂危者,須獨參湯時時灌服;極虛者,需參附膏一日數兩。陰虛者,人參、麥冬、熟地黃熬成膏,日八至十兩。嶽美中還指出,一般輸液恐不能等同于熟地、麥冬之資生津液之功用。

  食補法  有養生食補與食療之分。食療可起到藥物治療所不能完全起到的作用,故有“藥補不如食補”之說。《內經》就有“無毒治病,十去其九,穀肉果菜,食養盡之,無使過之,傷其正也”的明訓。岳美中認為,外感傷寒溫病後,或病後因食勞、怒勞而反復,宜選用清淡入脾藥治療比較合理,但不如食療法。

  選方用藥自成特色

  嶽美中治療老年病一貫強調:“藥宜平和”,“用量要小”,“多用補藥、少用瀉藥”,“多用丸散,少用湯劑”。

  首先,岳美中治療老年病善用輕劑。岳美中說:處方遣藥要學會用輕量。用量的大小要因人因病而定,以適合病人的體質和病情為宜。中醫治病的巧處正在分量上。如岳美中治療老年人心氣虛、心脈不暢、心悸、氣短、失眠,以人參五錢、三七五錢、琥珀二錢半共研細末,裝膠囊,每次1分半至2分,每日2~3 次。他認為:“老年人藥量小不怕,藥力到就行。”

  其次,治老年病不要急於求成。岳美中曾治一老年腎結石患者,在運用清熱化濕藥治療的過程中,陽萎加重,曾考慮用桂附、陽起石、海狗腎等“興陽藥”,因恐刺激力過大反招致性功能短暫興奮長時衰減,遂改用平補藥,于方中加入具有興陽作用之當歸三四錢,服15 劑而恢復。岳美中主張治急性病要有膽有識,治慢性病要有方有守。老年病、慢性病藥量輕至幾分,一張處方常使用數月而不作大的變動。
頂部